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常红晓 > 谁为扑杀埋单

谁为扑杀埋单

当地政府在如何补偿养殖户的问题上举棋不定内蒙古疫区:谁为扑杀买单

“数十万家产一夜全没了!”10月21日晚,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巴彦镇腾家营村兴星珍禽养殖场场主景元霞对记者叹息说。

兴星养殖场就是此次内蒙古自治区高致病性禽流感的源头。10月19日,经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这个养殖”蝗隙ǜ腥綡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该养殖场内大约7000只禽类全部被扑杀。

飞来横祸

景元霞家是远近闻名的珍禽养殖专业户,她的养殖场共有种鸡、鸭子、各类珍禽等7000只左右。此外还养有10多头猪。为此,景元霞在2002年被全国妇联评为“先进女能手”。景元霞目前还是呼和浩特市人大代表。

景搞养殖已有近20年,养殖珍禽也有五六年。10月13日清晨,景元霞起床后,意外发现养殖场内有贵妃鸡死亡。此后很短时间内孔雀、信鸽、珍珠鸡近百只陆续死亡。

景元霞从没遇过这种事情。她感到情况不妙,立即向巴彦镇政府报告。巴彦镇政府于14日把疫情报告到赛罕区农牧局。赛罕区农牧局立即组织人员到景元霞的养殖场采取病样,当天就送到内蒙古兽医站实验室诊断。

10月14日下午5点40分,经内蒙古兽医站实验室检验,这些病鸡的样本初步诊断为“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

同日晚,呼和浩特市和赛罕区政府启动了防控禽流感应急处理预案,划定景元霞所在的腾家营村为疫点,疫点三公里范围内七个村为疫区,自10月14日19时起实行封锁。“禁止疫区内一切禽类、禽类产品及其相关产品运出、交易。”

疫情发生后,景及其丈夫被隔离观察,吃饭所需的菜和肉都是由值班人员去买好,交给景元霞夫妇。未经批准,其他人不能与其接触。景家有三个女孩,大女儿已出嫁,还有一个已外出工作,另一个在呼市上学。三个女儿也不能回家看望。

所幸,经当地卫生部门的抽血化验和检查,至今她和丈夫的身体都很健康。

病毒源头

景元霞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灾祸会骤然降临?

对于此次疫情的源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景元霞的养殖场是独立的疫点,呼市周围养鸡并不多,也不向外地卖鸡肉和鸡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从南方传来。二是候鸟迁徙。”

但截至目前,这两方面的证据都不确凿。有传言称病毒是景元霞从外面买进的种禽带来,但景元霞告诉《财经》,她和丈夫最后一次从外面进货是今年7月,果真如此,这些禽类应该早就发病了。

据内蒙古兽医站站长许燕辉介绍,此次禽流感疫情可能与候鸟有关。景元霞家的养殖场有13亩地,外有高墙,场内有个大水塘,大约三四十平方米,经常有各类不知名的野鸟出没。“她家的养殖场不是全封闭的,养殖场内都是高级饲料,有吃有喝,简直是鸟的天堂。”许燕辉告知《财经》。

据内蒙古自治区兽医站办公室主任李林川介绍,内蒙古地域广阔,三条候鸟迁徙路线都经过内蒙古境内。但候鸟是否会在呼市停留,目前他们并不清楚。

但也有专家对此持怀疑态度,认为应该进行严格的流行病学调查,才能得出相应结论。据内蒙古农业大学教授关平原介绍,候鸟迁徙时,一般会在湖泊或水面上停留。但呼市附近到底有没有面积较大的水面,需要鸟类专家做详细的调查和分析。

据当地动物疫病专家介绍,内蒙古此次是首次报告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去年年初以来,全国近20个省曾报告H5N1禽流感疫情,腾家营疫情前,内蒙古是全国未报告疫情的少数省区之一。

扑杀和补偿

疫情发生后,赛罕区政府随即根据《内蒙古自治区高致病性禽流感应急预案》,将腾家营村划为疫点。以疫点为中心,将半径三公里内的区域划为疫区,将距疫区周边五公里内的区域划为受威胁区。

根据预案,要扑杀疫区内所有禽类。10月14日晚,经当地卫生防疫部门清点,兴星养殖场内共有1492只珍禽和鸡、鸭死亡,病禽大约2600只。自14日晚8点到15日凌晨,这些禽类被扑杀。景元霞家的养殖设备也被全部销毁。

景元霞告诉记者,她家的养殖场从来没有办任何保险,目前还欠银行贷款三四十万。谈起这次飞来横祸,景元霞十分无助:“这种病可能感染人,政府说咋办就咋办。我没什么想说的。”

腾家营村成为疫点,其他散户所养的禽类也在扑杀之列。一个史姓农民告诉《财经》:“14日晚上8点多,村里忽然来了很多人,有穿警服的,有巴彦镇政府的,还有赛罕区政府的,三四人一组,一面给我们解释禽流感,一面挨家挨户抓那些长翅膀的。抓不到的鸽子之类,就用土枪打。”好在腾家营其他村民养殖的鸡并不多,最多的不过几十只,大多不超过十只。

据腾家营村民介绍,到第二天早上,全村的禽类全部抓捕完毕,挖坑焚烧并掩埋。有的村民得知禽流感的威胁后,还主动要求防疫部门扑杀自己家的鸡。

在腾家营村东有一个军队养殖场,当地人称其为“751养鸡场”,现在承包给几个来自山西平遥的农村养殖户。这个养殖场距离腾家营村不足三公里,也在疫区范围内。10月21日晚上六点多,记者来到了这个养殖场。夜色浓重,院内一片静寂,空地上洒上了生石灰,好像铺着一层薄雪。

据养殖户韩根尚介绍,四年前他们承包了这个养殖场,主要养殖蛋鸡。但就在10月15日夜,他们五家所有的3.2万只正处于产蛋高峰期的蛋鸡,因在疫区之内被全部捕杀。

韩根尚回忆说,10月15日中午,巴彦镇通知辖区的所有养殖户到镇政府开会。此时并未要求杀鸡,只要求这些农户该消毒就消毒,该免疫就免疫,并且暂时不准卖鸡蛋。但到当天下午七点,韩根尚等又被叫到巴彦镇政府,当时赛罕区兽医站、工商局、防疫站的人等都在场。这些养殖户被明确告知,所有的鸡必须灭杀。

当晚10点钟,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数百人前来扑杀751养鸡场的所有禽类。“我们要求出示官方手续,明确补偿标准。但这些人说政府不会亏待我们。”韩根尚等人告诉《财经》。

从10月15日晚上10点到16日下午两点,全部3万多只鸡捕捉完毕,每袋装八只,每车装350袋,装了大约12车。这些处在产蛋高峰期的鸡,每只培养成本大约是23元。迄今为止,他们也不清楚政府究竟能赔偿多少钱。不过,当地政府给他们每家发了一袋白面和大米,以维持生活。

毫无疑问,疫点周围三公里扑杀家禽是必须的,但应该给予养殖户合理的赔偿。按理,这笔钱应由政府支出。可是,由于各地政府财力不一样,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补偿标准也大有差异。如腾家营疫区的养殖户,如果政府不能按照市场价给予赔偿,养殖户将因此蒙受很大损失。

10月21日下午,记者得知当地有关部门要召开一个新闻通气会通报情况,但后来又取消了。据说,原因就是当地政府在如何补偿养殖户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举棋不定。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国家财政应当支付养殖户防治禽流感带来的支出。否则,养殖户作为个体,不愿意牺牲自身利益满足公共利益需要,可能选择悄悄处理甚至卖掉患病的禽类,这会给疫病蔓延埋下隐患。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