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常红晓 > 禽流感湖北疫区实录

禽流感湖北疫区实录

孝感:“董永故里”失陷 11月20日早上7点半,记者来到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毛陈镇。此前的17日晚8点,农业部发布该镇井冈村、天井村发生了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毛陈镇位于孝感市东南,距武汉市只有42公里。天井村紧邻镇政府,井冈村距离镇政府也不到两公里,因此镇政府驻地天仙社区也被划为疫区——所谓“天仙社区”系因此地被认作“董永故里”而得名。

街道两旁贴着11月13日的“疫区封锁令”,但街道上依然人声鼎沸,热闹非常,三轮车不停地招徕客人。

毛陈镇辖区148平方公里,全镇58300人,共38个行政村,一个办事处。2004年全镇工农业总产值3.94亿元,财政收入1287.5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3522元。

此次疫情,天井村相对不严重,只有村口一家农户死了数十只家禽。主要的疫情发生在井冈村。记者来到井冈村疫点舒蒋家畈湾,见到了发生疫情的养鹅专业户舒志诚。

家位于村子中间,房屋四周和周围道路都洒了生石灰。舒志诚今年50岁,家里共四口人,养鸭子1140只,同时还养有六七只鸡。他的鸭棚建在村东的河道边,距离住处还有一里多地。

据舒和妻子介绍,他家的鸭子是今年8月8日购买的。9月30日,舒志诚把鸭子赶往50公里外的邻县孝昌县季店乡丰波村放养,10月29日才回到本村。仅仅在村边河道放养两天,就发现鸭子生病。到11月5日死了两只,以后每天增多。到11月10日那天死了350多只,而七只鸡中亦有三只死亡。到11月7日死亡40余只。

看着这些鸭子不断死亡,舒志诚再也坐不住了。11月 9日,舒用编织袋装着三只病鸭,坐公交车赶到孝感市畜牧局诊断。市畜牧局兽医刘耀民进行了现场解剖,认为“不是禽流感”。刘耀民同时还卖给舒志诚一袋治疗禽病的中草药——“瘟喉康泰”。同时,舒志诚还找到了毛陈镇兽医站,另外买了一些治疗鸭病的中草药。

但这些中草药仍然没有阻止家禽的死亡。11月10日,迫不得已的舒志诚只好通过村干部把疫情报告给毛陈镇政府。第二天晚上,省市区畜牧部门来了十多人,在舒家现场解剖了十只鸭子,并抽血取样后拿回去化验;12日晚上,孝南区畜牧部门把舒家的家禽全部扑杀;11月13日,湖北省防治禽流感指挥部诊断为“疑似禽流感”。11月16日,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最后确诊舒家的鸭子为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实行了紧急强制免疫,疫苗完全免费。毛陈全镇18名兽医早起晚归,费了一周的时间才完成了全镇的强制免疫任务。

至于发生疫情的原因,官方的判断是野鸟所致。毛陈镇兽医站原站长张太平说:舒家的鸭棚建在村东河边,通往一个湖泊,湖上有很多野鸭、大雁等,如这些水禽携带病毒,就很可能传染给家禽。

11月20日上午,记者采访中,孝南区防疫站来了4个人,抽取了舒志诚全家等密切接触者86人的血样,同时也对一般人员共80余人抽血,大约采样160份,说是要进行对比化验。据孝感市疾病控制中心官员介绍,截至11月20日,他们对密切接触者18户72人、防疫人员14人进行一周的医学观察,每天测量体温,目前仍未发现发烧、感冒的病例。

虽无性命之忧,舒家也遭受了巨大损失。区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告诉《财经》,这次强制扑杀,补偿标准是每只鸡10元,鸭12元,鹅15元。据舒介绍,鸭子的培养成本每只至少40元以上。这意味着每只鸭净损失至少在28元,损失共计在3.2万元以上。

11月20日中午,记者采访结束离开时,舒志诚夫妇满脸无助,茫然地站在门口;而未成年的女儿则按着刚刚抽完血的胳膊,好奇地在屋里屋外走动。她好像还不明白这对全家意味着什么。

石首:疫苗疑虑

[网络版专稿]11月22日下午5点半,湖北省石首市天鹅洲开发区沙滩子卫生所。一辆摩托车在门口停下,卫生所汤医生指着下车的又瘦又小的中年男子对记者说:“他就是胡学文。”

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便是当地有名的“鹅老板”。11月20日晚,农业部发布消息称,经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石首市天鹅洲开发区农户有3500只鹅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死亡。这个农户就是指胡学文。

同样让记者想不到的是,处于隔离阶段的胡学文,竟然可以骑摩托车到处跑。天鹅洲开发区卫生管理站彭站长解释说:“按规定,他只能在三公里以内活动。”

天鹅洲开发区位于石首市县城北,与县城隔长江相望。这个开发区基本上被长江故道所包围,三面环水。开发区上有占地两万多亩的湿地。1991年11月,湖北省在此建立麋鹿(所谓“四不像”)自然保护区,后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胡学文的鹅棚就建在开发区对岸的千堆子村口,距离开发区只有一河之隔。这里水草丰茂,是天然的放养场。

年近50岁的胡学文是当地知名的养鹅专业户,养鹅快有20年,每年养鹅上万只。去年他请了十多人帮他放鹅。据胡介绍,他的鹅是今年5月下旬开始养殖,9月上旬,胡学文曾把这些鹅赶到江陵县的水田里放养。10月中旬,赶回附近的三汊港放养。10月底,这些鹅才来到千字头渡口放养。

胡学文家的鹅群中,有近4000只是胡自己孵化的,另外4000余只是购买别人的鹅苗,至发病之日,共计还有7262只成年鹅。这些鹅在出卖时曾经注射过小鹅瘟疫苗,到11月2日健康状况良好,而死亡是从注射禽流感疫苗开始的。

11月2日,胡学文的鹅群接种了“鹅副黏病毒、鹅流感二联油乳剂灭活疫苗”。这些疫苗由扬州大学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当时共用疫苗80瓶,每瓶可免疫100只鹅。接种后的第二天,鹅群开始发病。11月4日,只有两三只死亡;第二天有十来只;第三天升至二三十只。到11月7后就大批死亡。

11月10日,胡学文的鹅群继续死亡。无奈,胡学文把疫情报告给天鹅洲开发区兽医站。10日下午,当地兽医站来人查看。11日,石首市畜牧局派人到现场采集病样。当地政府要求把这些死鹅全部烧掉,由于没有任何补偿,胡学文坚决不同意。

11月15日,采集的病样送湖北省畜牧部门鉴定。此时胡学文的鹅仍在死亡。到11月16日,共死鹅3130只。这个数字与农业部公布的3500只不同。个中原因,石首市防控禽流感新闻发言人荣全忠表示不清楚。

对于此次疫情的原因,荣全忠告诉《财经》,目前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疫苗质量有问题。湖北省已经组织了调查组进行调查,同时疫苗已送农业部检测。二是天鹅洲的野禽带毒传染。

10月17日,湖北省防治指挥部确定这些鹅为“疑似禽流感”。当日,石首市副市长周小清赶到现场,向胡学文承诺:对所有的鹅统计造册,这才把胡家所有活禽全部杀死、点数,然后就地焚烧掩埋。

据当地村民介绍,鹅群刚开始死亡时,有村民把死鹅拿回家煮食。胡学文当时也没有在意,也把死鹅带回距离鹅棚三公里的老家。后来听说可能传染人,胡和弟弟才把死鹅当场埋掉。

自10月19日晚开始,石首市组织60名兽医、120名工作人员,对疫区周边5公里共11个村近20万家禽自外向内实行强制免疫,接种禽流感疫苗。

记者10月23日看到,石首市畜牧局二楼的疫苗仓库内,堆放着一箱箱哈尔滨维科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疫苗,而工作人员仍在不断往外运送。

与所有的疫区一样,石首市养殖户因为强制扑杀损失惨重。根据石首市的标准,无论鸡、鸭、鹅一律补偿10元。而石首市新闻发言人荣全忠则明确告诉记者:胡学文已经死亡的鹅没有补偿。据胡学文介绍,他养殖一只鹅的成本是60元左右,而政府的补偿尚不到养殖成本的六分之一。

采访中,石首市畜牧局局长向道对《财经》说:“在石首市,像胡学文这样的养殖户有300多家,每家至少投入30万元以上。按照规定,扑杀每只禽类补助10元,每家至多数万元,这意味着全市的养殖户损失将达到7200万元。”

据胡学文的帮工曹国良介绍,给胡学文放鹅,他每年可挣近万元,其他四个人也有五六千元。这次胡学文的鹅感染禽流感,忙了多半年,工资却可能落空,这五个人非常郁闷。

所幸,胡学文等7人目前的身体状况良好。当地卫生部门给他们和其他密切接触者服用了金刚腕安,并每天两次测量体温,截至22日已超过7天,没有发现有感冒、发热症状。当地卫生部门对疫区5773人逐家逐户调查,亦未发现发热和流感样症状病例。■



推荐 14